网典网络资讯网 > 快看 >

罕见的玉人,来自距今4400年-5000年前 之七,真切

2019-10-09 11:47

方国里行礼作揖的玉人,颚下有石质工具旋磨的痕迹


和田玉,深绿色偶像面具,束双圆髻的男性


单孔面具背后,高90毫米,宽90毫米,侧边厚40毫米


沟槽里有明显的旋磨痕迹,这是用燧石的外壁旋磨槽沟时留下的划痕


石质小钻头由内向外钻孔


由外向内钻孔,两次对钻相接后形成一个通孔


距今4400年-5000年前,黄土高原上那个有阶层有管理有王的一方之国,称为方国。


方国是一种存在着文明的社会组织形式。


考古学把同时期相同习俗和由其产生的遗迹和物件归为一种文化。现代人所说的文化是一种对美的感悟和表达。


文明是一种高层次社会组织的文化形式。


高层次的社会组织就是国家。


文化形式的基础是物。富足催生文明。


历史学把文化的表达形式之一,人类发明的文字作为研究人类历史的线索和依据。对没有文字时代的历史,则在距离当年几百上千年后古人的推测和猜想中寻找“蛛丝马迹”。


文字表达的是执笔人的思想,是人的感受,世界是多元,多面的,当年识字的人寥寥,在大千世界里,目光所及,范围有限。


文字是人写的,人的认识来自环境,思想受制于时代。近年在荆州郭店一号楚国墓里出土的简牍里,老子道德经只有二千字。经过二千多年文人们不断涂改,变成今天的五千多字。核心思想还存在着对立。笔下的文字被摇曳得如此靠不住。


山野,树林,河流,数万年以来,动物们在一切合适的,不被惊扰的环境里生存繁衍。有能力游离于大自然食物链之外的人类,不也会这么选择和生息吗。对新石器时代晚期及之后逾千年,后人归纳和想象出一个或几个先进的中心四围落后的聚落追随环绕拥戴的模式,就像是百花园里修整过的园艺,造物主之手若隐若现。


文明之花在合适生长的肥沃土壤里处处怒放。恶劣的气候会摧残花朵。成片践踏花地的是金属制成的武器。


世界是在人的感觉之外存在着的。


在一万年前开始的新石器时代里,人类不断地学习和进步,让自己在大自然里活得更恣意。人学会建房子,种植,养家畜,纺纱织布,筑城墙,挖壕沟,烧制更好用的陶器。能保存几千年的陶器,让今天的我们看到了不同地域不同的文化习俗。能得见当年社会状况的还有更高等级的文化遗物,当年社会上层享用的玉器。


新石器时代的玉器既是财富的表征,也是社会分工与协作的产物,玉器与社会优裕度和组织化的相关性使玉器具有了社会属性。


人们在温饱后会有精神上的追求。


八千多年前,赤峰古兴隆洼建有一百多间成排的住房,居住区外筑有环壕。当年富足的兴隆洼人将有光泽的石料磨制成直径60毫米的耳环饰品,玉器成为时尚。


距今五千多年前,安徽含山凌家滩城的面积达160万平方米,城里有养殖业、畜牧业,手工业。裕溪河北岸近年发掘的凌家滩墓葬里铺满玉器,数量远甚之后年代太湖流域良渚墓葬里的玉器。古凌家滩人戴着平顶帽系着腰带,两个手臂上各套着多达十个的细条玉手圈,他们将一种上平下圆,当中有孔,形状如钺的大玉牌铺在墓中。


玉器作为实物,较之二千多年后想象的文字更客观更直观的展现了历史真实的点点滴滴。


社会的富裕促进社会组织结构的完善和进步,伴生了文明。


依照方国文化塑造的玉人再现了近五千年前黄土高原上的那一段历史。


玉人体型丰腴表明食品充足,玉人长袍宽袖表明织物盈裕,玉人不同的跪立拜姿表明社会有礼制有管理。


富饶的土壤里开出了文明之花。


这是个文化已经形成体系的社会。王者束双圆髻,贵妇束双尖髻,平民束单髻,孩童不束髻。


这是个等级制度严明的社会,人的尊卑地位通过日常姿态被规范。王者直跪,王后直跪,王子与贵族曲跪,平民直立。


这是个男权社会。供悬挂的单孔玉器尊奉的是束双圆髻的男性国王和男性偶像。


这个社会生机勃勃图谋发展,鼓励和赞美孕育行为,用珍贵的深绿色玉料制作怀孕的王后,塑造的妇人多有孕肚。(图见之四,男权国的女人)


这是个礼制健全的社会,人们循规蹈矩,以礼相待,见面要抬起双手合掌行拱作揖施礼。(图见之六 立者的礼)


这是个有人文思想的社会,孕妇,老妪,免施拜礼。


在这个等级分明、上下有别、制度严谨,文化厚重的社会里,贵者跪,卑者立,立者也要施礼。


玉器塑造的男子,站立,穿长袍,着宽袖,双手作拱,彬彬有礼。(图见之六 立者的礼)


与东南方良渚文化同时代的黄土高原上,一个阶级分明,行规有章,管理有序,高度文明的方国通过玉人跃然于眼前。


这些诞生在一个方国里的玉人,以不同角度展现出气候事件前没有金属制玉工具的几百年间,黄河中游地区存在着的真切的文明。


有礼制的方国里,贵者不同的跪姿